李闲、林薇、李贵生和小星尘,在半坡镇一连住了十几天。

  李惠和林薇总是张罗着做各种好吃的。

  魏向东每每安顿好厂子里的事务后,也会早早赶回家里,或和李闲聊天,或陪李贵生下棋钓鱼,又或者带着两个孩子游戏。

  他曾和李闲促膝长谈了大半夜,李闲对他没有任何隐瞒,知无不言。

  如今,魏向东对这位看起来比他“年轻”十几岁的大舅哥,除了佩服和崇拜外,就只剩下骄傲了。

  李闲现在的实力和地位,是他再天马行空地想都不可能想到的,他对世界的认知,被无限刷新了。

  小院里,就像过年一般,总是热热闹闹的。

  至于玉蝴蝶,她并没有住在半坡镇,她当天就回到太虚了。

  她是个很识趣也很知足的人,她知道李闲和林薇的感情,谁也替代不了,她也没想过替代。

  她能像家人那样和大家在一起,能时时守护着小星尘,她已然很知足了。

  所以这期间,就算她偶尔回来,也尽量保持虚无的状态。

  她也从未在村民们面前露过面,一是不想引起什么非议,二是她的容貌太有“杀伤力”,不适应暴露在人类面前。

  在半坡镇住足半个月后,李闲准备再呆一天就离开了。

  客走主心安,他们一直呆在这里,李惠虽然高兴,但魏向东难免还是有些拘束的。

  再说了,对于不会变老的李闲和林薇和突然长大许多的小星尘,半坡镇的村民们每每见到,都会心生疑惑,背后议论,只不过他们的这些记忆,都被李闲抹去了而已。

  每见一次,李闲就要抹去一次,时间长了,也确实有些麻烦。

  一大早,大家都还在熟睡当中,李闲便起了床,信步走出了家门。

  虽说他现在回一趟半坡镇,简直是太容易不过的事情了。

  但每回来一次,就多一层陌生,亲友们在变老,孩子们在长大,都已不是这一刻的样子了。

  古人说物是人非,但对现代的人类社会来说,不光“人非”,连“物”也“不是”了。

  如今的半坡镇,哪里还有一点记忆里的样子!

  倒是后山,虽然几经开发,但还保留着当年的轮廓。

  李闲感慨着,径直朝后山走去。

  走到村子外面的田野里时,李闲那逆天的听力,听到了身后嘀嘀咕咕的声音。

  “李闲哥看起来有些忧伤。”

  “我哥以前每次离开家时,都是这样。没想到现在都是满境鬼王了,还没有变。”

  “李闲哥是个念旧的人。”

  “是啊。咱们悄悄溜过去,捉弄我哥一下好不好。”

  “好啊好啊。”

  ……

  林薇和李惠蹑手蹑脚去朝李闲凑过去。

  她们当然知道,以李闲的实力,肯定早就发现她们了。

  但即便这样,也能开解一下李闲的乡愁。

  当林薇和李惠离李闲还有十几米远的时候,李闲随手摘了几根狗尾巴草,背对着她们笑道:“我要砸小惠的鼻子——”

  话音刚落,一根狗尾巴草便落在了李惠的鼻子上,惹得李惠连连打喷嚏。

  “这一次,我要砸薇薇的耳朵——”

  眼见那狗尾巴草朝自己飞来,林薇纵身就要飞起,但她发现自己的双脚就像黏在了地面上一样,动弹不得。

  那狗尾巴草搔在林薇的耳朵上,痒得她咯咯直笑。

  “哥,不公平!不许用你的超能力!”李惠抗议。

  人到中年,李惠虽然经常运动,但肩膀还是显得厚实了,腰身也粗壮了不少,再没有当年那满满的少女气息了。

  但一直为人之妻为人之母的她,一到李闲面前,似乎就又回到了小姑娘的状态。

  “好,我不用超能力,照样砸得到你。”李闲笑道。

  看着这一幕,林薇一下子想到了当年她第一次跟着李闲来半坡镇的情景。

  那时也是这么一个大清早,不同的是,前一晚下了一夜的大雪,她和李闲、李惠走到这田野里的时候,看到的是一个美轮美奂的白雪世界。

  “真怀念当年咱们在这里打雪仗的情景!”林薇忍不住道。

  那一幕不只是林薇心中最美好的往事,也是李闲和李惠心中最美好的记忆。

  “我也好想像当年那样打一场雪仗啊!”李惠一脸神往地抬头看天,显然今天是一个大晴天,于是遗憾道,“要是能下一场大雪就好了。”

  话音刚落,忽然天空上飘下了大片大片的雪花。

  “哇,下雪了!”李惠兴奋地叫道,“哥,一定是你施了幻术吧?”

  连李惠都能猜出是幻术,李闲和林薇自然也都看出来了。

  这确实是幻术,但不是李闲施出来的。

  李闲和林薇同时收到了玉蝴蝶的意念信息:“我正要去中转球体里接替朵兰值班,正好听到了小惠的愿望。小惠难得像孩子一样这么高兴,你们就陪她好好玩雪仗吧,我去也。”

  高空中的玉蝴蝶施过幻术后,当即便瞬移以了中轴世界的中转球体里。

  “玉蝴蝶很有心呢。”林薇笑道,“咱们在幻术的雪里打雪仗也不错啊。”

  “既然你们想玩雪,咱们就玩真正的雪,不用幻术了。”李闲说着,他的视线已在三千大千世界里扫视起来。

  某一个世界里,正大雪飞舞。

  李闲用他硬核的鬼术,直接跨世界借雪,为林薇和李惠打造了一个硬核的浪漫——半坡镇毫无征兆地下起了鹅毛大雪,不几分钟,整片后山和田野,便积了厚厚的一层。

  他抓起两个雪团,朗声笑道:“你们小心了,这个雪团我要扔进小惠的衣袖里,这个雪团我要扔进薇薇的脖子里——”

  林薇和李惠吓得连忙躲避,那两个雪团还是准确地扔到了她们的身上。

  她们也抓起雪团,奋起反击。

  田野里响起了欢快的笑声。

  一些早起的村民,吃惊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大雪。

  偶有经过后山的村民,一脸震撼地看着神仙一样的李闲和林薇,孩子一样的李惠……

  但李闲并不担心会引起人类社会的骚动,因为他只要略施手段,看到这一幕的人类,一转身,就会忘掉所有和他们有关的记忆。

欢迎大家访问:斗破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dpshu.com/book/46284/2456/